全集全完

小说:野兽的伊甸园 作者:不详

    .

    第四十一章

    华丽的房间内,床上的两人正打得火热。徐薇躺在床上享受著聂佑在自已身体上不断的冲刺著,许久,看见聂佑闭著眼抽动了几下,整个人就瘫软在了女人身上。

    quot;聂佑,你说我们的计划能行吗为什麽上次都没把聂琪给弄死quot;推了推仍趴在自已身上喘气的男人,徐薇冷的说著。

    quot;那个小兔嵬子也真命大,把他从飞机上推下来都没死我看可是和他那短命的老子不同吧~quot;聂佑笑的捏著徐薇的房玩弄著。

    quot;死相,别玩了~~你说现在我们该怎麽办才好~~啊~~那人小子不知道钓上哪个金主了,你没看到那天~~轻~~点~~那天那个男人,一看就是个狠角儿~~quot;放浪的叫声大声的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quot;狠角不就是个玩男人的同恋吗没事啦~~quot;身上的男人用力的捏了一把女人的下身,惹得尖叫声四起。不一会,房间又传来了浪荡的声音。

    quot;小琪,来吃药了~~quot;翔看著仍就睡得香甜的人儿,不忍心的吻了吻那微张的小嘴。

    quot;嗯~~翔~~几点了,怎麽又要吃药呀~~quot;红扑扑的小嘴显示出刚才得到了怎样的怜爱。quot;不要啦,我的头又不痛了,不想吃了嘛~~quot;quot;小琪,是想让我喂你吗quot;想起前几次的喂食,翔可是高兴得紧哟。quot;不要啦,还是我自已吃吧quot;前几次哪次不是喂著喂著就把自已当食物给喂出去了,这次他才不会上当呢。

    quot;琪,慢点,当心烫~~这可是刚端来的~~quot;小心的为自已吹著药的翔看起来是那麽的感,这个小小的念头钻进了聂琪的头脑里,裂开小嘴呵呵的笑了出声。

    quot;小傻瓜,笑什麽笑~~来~~药冷了,可以喝了quot; 傻傻的看著翔的动作,聂琪小小的心里被填得满满的。

    quot;翔~~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~~对吗quot;quot;当然,我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~quot;

    quot;少爷,雷少爷来了quot;管家在门外说著。

    quot;雷少爷quot;quot;对,是我表弟,我找他帮忙查点事~~小琪乖乖的在房里等我回来,好吗quot;得到肯定答复後的翔,亲了亲聂琪豔红的小嘴,起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quot;表哥,这是你要我查的事,果然像你说的那样子,小嫂子是被人给扔在了那里,但是不是单纯的抛弃,是因为他挡了那人的财路quot;quot;继续quot;

    quot;小嫂子的爸爸出车祸死後不久,保险公司就有人去找过他,但是他好像不在家,是由他妈妈接手的,据了解那笔赔偿金数额不小,而且受益人只有小嫂子一人的名字,所以,我推断,就是为了那笔遗产,小嫂子才会出的这种事~~quot;

    冷静的听著雷说完了调查的事情,面色霾的让他出去了,自已独自点燃了烟坐在原处。

    对於聂琪母亲的事,翔大概都可以猜到,但是真的让他知道小琪竟然有过如此遭遇时,心里的那股刺痛还是来得如此强烈,自已也有过被父亲抛弃的童年,但是,自已身边还有其它人,还有关心他的人在,可小琪,不仅没人爱他,甚至连生命都无法得到保障。想到这里的翔快步走向了房里。

    quot;小琪~~你在哪里~~quot;看著空荡荡的屋内,翔冲出门大声的询问著管家quot;人呢小琪,到哪里去了quot;从来没见过如此盛怒的翔,上了年纪的管家头上沁出了汗珠quot;嗯~~我没看~~quot;quot;你没看见那你干什麽去了还不快给我去找找不到你也别回来了quot;怒极的翔抓起车钥匙也跑出了屋外。

    第四十二章

    quot;妈~~妈~~quot;聂琪怯怯的看著眼前这个只顾自已擦指甲的女人

    quot;你不是得了重病吗quot;

    quot;哼不这样说,你会死回来吗什麽不好干,居然去当同恋,恶心死了,你别过来,就在那儿站著,离我远点quot;嫌恶的看著眼泪花花的聂琪,仍说著毒蛇般的话语。

    quot;那~~你没什麽事~~我就回去了~翔会担心的~~quot;quot;回去想回哪儿去~这才是你待的地方,哪儿都别想去了quot;聂佑拿著绳子走向了聂琪。

    quot;你~~你想做什麽~~quot;害怕的看著一脸奸笑的男人,聂琪回过身朝门口跑去。

    quot;想跑quot;聂佑一把揪住聂琪的头发往後一扯,他吃痛的跌在了地上,聂佑上前抓起聂琪就是两耳光,只打得聂琪眼冒金星,嘴角也流出了鲜血。

    quot;把他拉开点啦不要弄到我的指甲油了~quot;听著自已亲生母亲的话,聂琪终於忍不住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quot;这麽不禁打,这样就晕了~拖下去算了~~quot;女人的声音回荡在空空的房内。

    而此里的翔总算是冷静了下来,在附近问出有人目击到一个男人把聂琪带走了。他迅速的给开私家侦探的表弟,也就是雷拨了个电话quot;帮我查出徐薇的住址,对10分锺内给我答案quot;本不听电话那头的吼叫,啪的关上了手机。

    来到一栋偏僻的木屋前,翔询问著旁边的人quot;你确定他们是在这里的quot;quot;肯定没错~还没有我雷找不到的人quot;

    屋子里正在上演一出男女女苟合的画面,雷低声嘲笑著quot;人都快死了,还能这麽搞,真是不知死活呀quot;焦急的翔没有理会他,只是四处找寻著聂琪小小的身影。quot;你不是说小琪被带到这里了吗人呢~~quot;quot;我说表哥,这里这麽多房间,他们怎麽可能把小嫂子关在这里~~你真是关心则乱呀~~~quot;打趣的说著翔。

    quot;啪quot;只听一脚踹门声,雷惊呆的看著刚才还在自已身边的那个人,摇了摇头只有无奈的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床上的两个人显然被突然进来的翔给吓愣了,半天说不出一句话。quot;说聂琪在哪里quot;看著眼前仿佛死神的翔,连站在一旁的雷也不住的打了个寒蝉。

    quot;你~~你胡说~什麽~有证据说他在我~~这里吗quot;被吓得话不成调的聂佑死咬著不肯回答。

    quot;说聂琪在哪里quot;重复著问话,翔的眼里露出嗜血的光泽。

    quot;有~~~有证据~~啊~~~quot;话音还没落,聂佑发出了痛苦的喊声,只看见翔扔开已被自已掰脱臼的手臂继续问著quot;说聂琪在哪里quot;quot;我真的~~真~~啊~~quot;惨叫声又响了起来,另一只手臂也没能逃脱厄运。quot;啊~你疯了~~你是疯~~疯子~~quot;手臂被折断的男人只能趴在床上呻吟著,徐薇惊恐的指著翔quot;疯了~~你疯~~疯了~~quot;

    quot;说聂琪在哪里quot;一步步靠近发抖的徐薇。quot;别过来~~求~~你~~放过我~~我说~我说~~他在地下室~~quot;已经被吓得有点意识不清的徐薇连忙说出地点。

    quot;早说不就好了,你们惹到他,真是不长眼呀~quot;雷转身走向地下室,出门前又听到了那个女人的惨叫声,quot;唉,这次不知道又是断了手还是断了脚了quot;

    quot;翔是你吗~~你不要我了吗我~~好痛~~好痛~~quot;暗的地下室里传来了小小的呼救声。听得翔心顿时揪痛无比,冲向了声源处。

    深处,小小的身体圈成一团却仍颤抖著,紧闭的双眼显示著聂琪的痛苦,翔抱起了爱人,走了门外,对著愣在一旁的雷说了一句话quot;让他们一辈子躺在监狱里quot;

    明亮的房间来来回回的人在检查完了聂琪的身体後,把详细的诊断说明递给了翔。仔细的看完了报告,明白爱人只是受了点皮外伤後,翔点头让医生们下去了。伸手抚上小脸上淡淡的青紫色,心痛得要紧,用指尖磨擦著被咬破了的唇角,低头把它含进了自已口中。

    嘴角的湿热让聂琪悠悠的醒来,抬头看著近在咫尺的翔,伸出手臂搂住了他的脖子quot;翔你终於来了,我好怕好怕~~好怕你不来找我了好怕~~再也见不到翔了~~唔唔唔~~quot;滑落的泪珠滴在了翔的劲子上,也滴进了他的心里quot;琪,不会了,再也不会让你受到伤害了~~我们说好了~~~会一直在一起~~永远也不分开了~~~quot;

    quot;嗯说好~~~我们一直都要在一起哟~~~~quot;

    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quot;翔~~~你确定我们要这麽做吗爸爸会不同意的~~~还是不要了啦~~~quot;quot;老婆不听老公的话,居然去听那老头子的,你是不是想要老公的惩罚呀quot;在一年前,翔拉著大病初愈的聂琪飞到荷兰把婚给结了,当时为了那个生病原因的问题翔还好好惩罚了聂琪一场哟。

    quot;来,叫声老公来听听,我就不生气了~quot;这一年里,为了让聂琪好好的养病,他们除了结婚出了趟国,哪也没走,好不容易聂琪的身体好得差不多了,就想和他出来走走,还被家里那个老头一再阻止,气得他好不恼火。

    quot;老~~~公~~~我们这样出来不好吧,爸要是知道~~~~quot;羞红了一张小脸的聂琪把头埋在翔的身体里。quot;老婆,真乖~~quot;把聂琪轻轻拉起来吻向了红豔的小嘴上。quot;那老婆要听老公的话哟~~quot;成攻的诱骗到聂琪的点头了。

    重新踩在那片熟悉的土地上,聂琪大大的双眼不禁盈满了泪水,翔也看著两人曾生活过的山洞感慨万千,突然一只小手拉住了自已的衣摆慢慢的趴了上来,quot;翔~~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,让我们重新来认识一下,好吗quot;quot;好吧,我们重新认识一次quot;边说边脱下了身上的衣服,赤裸的站在了聂琪的面前。

    看著爱人充满力量的身体,聂琪不禁吞了口唾,缓缓的扯下了衣裤,不一会,雪白的身体也暴露在了空气中。翔充满欲望的大手抚上了爱人的分身,眼看爱人在自已上下滑动的大手中获得了第一次解放。弯身抱起聂琪走进了山洞里。

    quot;我叫翔你可以叫我老公quot;

    quot;我叫聂琪,我是你的~~嗯~~老~~婆quot;山洞深处呻吟的叫声和著低语传出了很远,很远。

    完结鸟好高兴呀这篇文文打了这麽久~~有4万多字哟~~~好感动哟~~一直以来,有这麽多滴亲亲支持某风啦~~~某风在这里一鞠躬啦~~~谢谢亲亲们~~~

    野兽完结鸟~~~偶就准备把另一个坑放上来鸟~~~先透露一下名字啦~~钓个金攻'婿哟

    野兽的伊甸园番外篇七夕贺文

    quot;翔~~我们出去走走吧~~好不好~~~quot;小狗般的眼神一直追随著翔。quot;求你了~~~好不好~~翔~~~人家快要闷出病啦~~quot;

    quot;你确定是闷出来的病还是伤本就没有好~~quot;斜斜的看了聂琪一眼,强压住心疼他的心情,就是因为聂琪没有好好和自已商量就单独去了徐薇那里,还弄得一身伤回来,可把自已给心痛死了,所以这次怎麽都要好好惩罚一下不乖的小孩。

    quot;翔~~和我出去嘛~~和我出去嘛~~quot;知道不可能一人出去的聂琪,死抱著翔的身体扭动著要求他带自已出去。

    quot;琪~~不要动了~~quot;这让人疯狂的小妖,竟然贴著自已的下身来回的磨擦著,该死的撩起了他多日没有发泄出的欲望。

    quot;小妖不要动了~~你的伤还没好~~quot;翔忍著下身的肿痛把聂琪拉离了身边。

    quot;翔~~~不要嘛~~人家想要出去嘛~~quot;重新又贴回翔的身上,更是把双腿进了他的下身处,四肢缠在了一起。quot;翔~~你爱我的~~~对不对~~quot;双手也抱住了翔的劲後,把头埋在前,呼出的热气直接冲击著身前的尖。

    quot;琪,有力气出去玩吗身上的伤不痛了吗quot;闪著光的眼神直盯盯的看著前磨擦的小脑袋。

    quot;嗯~~好了~~好了~~有力气了~~quot;完全没注意到翔眼中的欲望,聂琪高兴的说著。

    quot;既然有力气了,那就好~我们就做点花力气的事吧~quot;打横抱起聂琪直上二楼的房间。

    quot;翔~~你要做什麽呀~~不是出门吗quot;quot;做什麽当然是做爱做的事呀quot;闻言聂琪一张俏脸刷得一下红成了一片。quot;翔~大白天的~~quot;quot;那正好让我把小琪看得更清楚呀~~quot;quot;翔~~~quot;

    看出爱人的羞怯,翔轻轻的把他放在了床边,手指灵巧的就拨光了聂琪身上的衣物。看著浑身上下透露出粉红色泽的聂琪,翔只觉得下半身涨痛得难受,频繁的敲击著想要冲出禁地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聂琪也发现了翔涨鼓鼓的裤头,缓缓的坐了起来,伸出双手轻托起的下端,慢慢的用手勾画著它优美的形状,而翔被如此呵护的下身此时更是不停的抬起了头,quot;呵小琪~~把它拉出来~好吗quot;欣赏著聂琪此时媚态的翔高仰著头期待著。

    只是用指在裤头上打著转,却不把欲望给解放出来,这让翔感到难忍quot;琪~~快~~快拉~~出来~~quot;知道爱人的欲望如此强烈,聂琪用牙齿咬出裤子,缓缓的向下拉著,刚退下外裤,强烈的男腥味就传到了聂琪的鼻子里,紧绷的内裤外侧已经有了被濡湿的痕迹,显示出主人禁欲多日的爆发。

    伸出舌头舔上了那被弄湿的顶端quot;啊~~好爽~~琪~~再来~~quot;聂琪直接拉下了内裤,让那被束缚的欲望整个的弹跳了出来quot;呵~~呵~~嗯~~quot;突来的放松让翔长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眼前的聂琪也正看著翔吓人的尺寸而惊呆住了,quot;怎麽好像又长大了一点哟quot;翔发现小琪盯著自已的呆掉的样子实在是可爱极了,低下头就落了个吻在聂琪的珠上。

    quot;啊~~~翔~~~quot;被突然侵犯的尖颤抖抖的挺立了起来,红豔的色泽使得翔更是伸出舌头将它卷了起来,用舌尖在顶端擦拭著。quot;翔~~~不要~~~好~~~好~~~不要~~~了~~放开~~它~~~quot;被挑逗得浑身轻颤的聂琪拼命的想要逃开这吓人的快感。

    quot;啊放手~~求~~你~~翔~~放开~~它~~quot;翔一把握住了打算逃开的聂琪的分身,逼得他惊叫不已。quot;哈~~哈~~翔~~放手~~好~~不好~~好想~~quot;收紧的大手在自已的分身上滑动,聂琪本能的挺动腰配合著,但是越收越紧的大手却让他无法出欲,这堵得难受的感觉让聂琪不禁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quot;唔~~让~~我啦~~翔~~人家好~~难受~~quot;看著聂琪哭泣的脸,翔的一颗心也揪了起来,但是他必须忍住quot;琪,放开可以,但是~~以後~~你还敢不敢私自跑出去了~~~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~~你知道看著你的样子,我有多心疼吗~~~你知道抱你回来的路上~~我有多难过吗~~我是你的爱人~~为什麽~~你都不和我商量~~quot;同样强忍著欲望的翔还是说出了内心的话。

    身体的难受比不了心中听到这些话时的感动,聂琪流著泪说quot;翔~~我爱你~~我答应你~~以後~我再也不会让你担心了~~quot;听著聂琪的话,翔加重了手里的力道,上下滑弄著本就极度想的分身,用指尖轻轻掐了一下敏感的顶部。quot;啊~~~~好~~舒服~~~啊~~~翔~~~呀~~~舒服~~~quot;

    瞬间,高热的弄湿了翔的双手,聂琪躺在床上大口的呼吸著。看著翔实把沾满自已体的手慢慢的进了後。

    被调教得相当敏感的小在手指的到来之际,已经一张一合的动了起来,当手指探入後,窒热的小壁马上将它包裹住,轻轻的蠕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翔感觉到小的吸吮,身下的更是涨大了一圈,缓缓的抽出了手指,重重的将自已的热铁了进去。quot;啊~~~轻点~~~翔~~慢~~点~~~太快~~了,抽~~出来~~慢~~点~~quot;大的铁器直没底部,惹得聂琪尖叫连连。

    翔此时也不好受,被紧窒的壁咬得不得移动丝毫,使得汗水也顺著滴了下来。看著身上爱人辛苦的样子,聂琪慢慢的摆动起了腰。quot;啊~~琪~别动~~不想~~伤了~~你~~quot;quot;嗯~~动~~一下~~吧~~好痒哟~~quot;听到聂琪的回答,翔忍不住开始抽动了起来,每一次的入都把聂琪撞离了床面,让聂琪最敏感的一点受到最大的冲击。quot;啊~~翔~~不行了~~又~~要~~了~~好爽~~quot;被持续攻击的地方使得聂琪又攀上了高潮的顶峰,在翔前後冲击了数十下左右,两人同时看到了灿烂的焰火。

    怀抱著不断喘气的聂琪,翔低低的吻著聂琪的汗湿的头发。

    quot;琪,我们结婚吧~~~quot;

    quot;啊嗯~~我爱你~~我的野兽~~~quot;

    quot;我也爱你~~我的天使~~~quot;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导航
字号
- +
背景
沦陷鲜文网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xwtxt.net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lt600com@gmail.com